工作8年,分享下成长历程,相互学 同成长(1)

2020-04-12 08:09:32 分享类别: 转载 访问量: 841
导读 0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时间匆匆,又是一年毕业季,转眼间已毕业8年,那么远又那么近。。。

  先简单介绍下毕业后的足迹:从07年大学毕业,从山东到深圳,再到天津,从天津到上海,再到北京,又从北京回上海安家定居,收入尚可。换过两家公司,跨度两个行业。。。

  07年7月1日,踏上了南下的火车,随身只带了一个双肩包,当时心情很复杂,一方面面对陌生的南方有些心理没底,另一方面是终于可以到社会上大展身手了,现在想想当初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是应该保持的

  可能从小生长在北方,对南方充满了无限的期待,总觉得北方商业环境没南方好,南方政策灵活,人也灵活,总之一定要去,经过一天一夜的颠簸火车终于到达深圳了,下车深吸了口南国的空气,暖暖的湿漉漉的,确实不同于北方,一切都是那么新奇。因在学校时就签了一个大型制造企业,按照报道通知赶到地方,因制造业提供住宿,所以第一份工作没经历流离失所、举目无亲的窘境

  在这里插一下毕业那会找工作的插曲,我是学管理的,在学校几年各种校内外活动都积极参加,所以签工作时还算顺利,应该是大四上学期就签好了,过完年有个老乡去杭州实习,鼓动我说也去看看,就跟着到了杭州,陪着另外一个校友逛了两天招聘会,人山人海,当时五月份,感觉杭州已经皎阳似火,没投出几份简历,也没碰到合适的工作,可能已经有了OFFER,又加上第一次来到杭州,游玩的心情远远超过逛招聘会,所以当时就这么错过了杭州的工作机会,现在想想如果当时留着杭州,或许是另外一番生活吧

  所以在这里建议找工作的学生,或许多比较几家公司,多了解几个行业,再选择会更好,可以在对比中选择一个更朝阳的行业,有更大发挥空间的企业。多请教下老师,多和以往的师兄师姐咨询下,因第一份工作选择了传统的制造业,到第二份跨度到教育,中间两年虽说也学了些东西,但毕竟隔行如隔山,机会成本还是比较大的


  最近在安排造人计划,工作节奏安排的比较慢一些,也少了很多应酬,能静下心来回忆下这几年走过的路

  当时所在的制造行业是全球500强,据说当时从全国招聘的应届毕业生5000多人,经过一周的集训,后来我被分到手机生产部,在当时效益还算比较好的部门,车间实习三月,分别是成型,烤漆,组装.我学文科的,刚开始进车间各种好奇,像拖拉机一样的成型机,就是装载手机外壳磨具的机器,每个磨具钢材质,上吨重,因为我们以师级干部的身份进场,多了很多特权,可以比较自由的行走在车间,产线的工人管理很严,不仅不能随意走动,相邻同事交头接耳被线长抓到会被罚的,对应从来没有进过正规公司实习经历的毕业生来说,这么庞大而又竟然有序的工厂,当时留下的更多的是敬佩:不愧是全球最大工厂,做代工竟然也能进入世界500强行列.

  烤漆车间是无尘车间,进去要穿防静电服,从头到脚都包裹严禁,进入车间还要穿过几米长的风门,就是一个通道,两侧有很大的出风口,吹去静电服上的灰尘,手机烤漆要求很高,如果有很细小的尘土落在将要烤漆的手机外壳上,烤完这个手机外壳基本也报废了,细心的朋友买手机时应该遇到过有些流漏到市场残次品,也算是那时培养的职业习惯,现在自己买手机或电脑或家电总能挑选的比较到位

  组装车间不像成型车间那么多大型机器,也不是无尘车间,只有几条流水线,每条流水线十几个工位,一字排开,以手机为例,烤漆完成后的外壳有一个工人再次检查后先上传输带,传输带有IE工程师通过反复测量调整一个合理的流速忘下传送,下面一个工人手头有按键的零件,每流过一个外壳,她拿起按上按键放到传输带上,下一个工人再拿上手头的喇叭安装到外壳后继续往下传送,最后有一个工人检查打包,这样下来一个手机就组装完成了,这样说把,一旦机器开动,每个环节的工人都要以一定的速度和效率一直不停的忙到下班,公司有专门的IE工程师没事就拿个秒表在每个工人后面计算每个动作的用时,研究有没有更高效率的动作,以达到单件时间最短效率最高,从工业时代资本家的角度,就这样榨取每个员工的剩余价值来达到资本的积累.以前为了温饱产线工人可能也还能忍受,现在的90后小孩子从小都是被老人宠大的,哪能长期受这种煎熬,所以产线工人流动很大,用工荒也越来越严重,不过这也催生了新的工业机器人,来逐步代替人力

  上海进入梅雨季节,下雨天总感觉懒散了很多,适合泡杯茶、听听音乐、看看书、随便写点。。。

  就这样带着好奇,很快三个月车间实习就结束了,分配部门时去了企划部,就是供应链系统中安排生产计划、调配资源生产的部门,选择这个部门一方面是根据专业会有个备选部门,另一方面当时也觉得企划需要和多个部门接触,可以很快的熟悉各部门,多学点东西。去了成型车间是当时成型,烤漆,组装的老大只有成型是台湾过来的专理,毕竟公司是台湾籍,想着遇到困难应该好协调资源

  插点题外话,东莞之所以五星级酒店这么火爆,正还要拜台湾,香港客商所赐,去过珠三角的朋友应该知道,那边一个乡镇都能赶上内地一个地级市的人口和经济产值,改革开放的优惠政策被港台商人充分的利用,利用免税、提供场地的多项政策,再加上大陆广大廉价劳动力,成就了港台的制造商,大量人员的涌入也必然带动娱乐的红火,在利益的诱惑下,大量厂妹误入红尘,当时在那工作时没感觉出来,就觉得工厂周边迪厅、酒吧特别多,一到夜幕降临,各种爆满。13年去东莞出差,明显感觉人口稀少了很多。当时在深圳时,有个玩的特好的老乡,因为几个人一个宿舍,晚上没事也会一块到外面打打台球,到酒吧喝点啤酒,看看一帮少男少女在舞池里轮舞,因为我们那个大学时代K歌都很少,再说当时穷学生一个也没多余的钱消费,反正自己不太喜欢那个吵杂的环节,对他们来说或许那是很好的减压方式。。。。

  很快半年深圳的实习结束了,中间也有些初入职场的不适应,部门新老员工的磨合,但总的来说还算满意,对于初入职场的菜鸟来说,态度谦和点,抱着请教学习的心态,以工作为重心,慢慢的就适应了工作的节奏。

  07年底在一番思考后选择了支援天津。。。

还可以输入300 讨论区:
评 论